浙江高考新方案:实事求是确保公平与科学

高考改革的排头兵浙江高考改革新方案正式公布,共6条调整措施。这也是新高考改革落地3年后,浙江第一次对原方案进行系统性的调整。

这6条措施分别是:1、高中学考按年级定时定科统一安排,同一年级统一科目统一时间开考;2、外语和选考科目成绩从2年有效改为当年有效;3、选考科目等级赋分的分差由3分改为1分;4、录取分段由三段改为两段;5、语文、数学科目和外语一样使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6、职业技能操作考试作为合格性考试,由省统一标准、市县组织实施。

与此前传闻的各种大动作不同,这次调整显然是在坚持原方案的基础上,只做了针对性的微调,并非方向性的调整;比如仍坚持了3+3的方案设计,并没有限选物理,在考试科目上,也没有取消信息技术考试科目。这一调整,求稳的意图明显,而具体调整的每一条措施都是有针对性的;比如学考统一,限定参考资格与时间,不再允许非本年级学生参考,目的显然是稳定中学教学秩序,杜绝功利化算计而影响中学教学秩序;而外语与选考科目成绩改2年有效为当年有效,显然是汲取了2018年英语赋分引发的问题,最大程度确保公平;赋分制度在没有改变21个分段的基础上,改3分一段改为一分一段,即原来100-97的设计变为100/99/98/97,100满分将大幅下降,显然是为了加强分数的区分度。这一措施的目的,不仅是公平,也更为科学。原来高考改革方案希望淡化分数,设计了水平考试,希望以等级评价替代,但水平考试作为高校录取的两依据之一,区分度就更为重要。当然,也有一些调整本就是计划中的,比如录取从3段变2段,语数外采用全国卷,本身也是高考改革既定的方向之一,浙江也只是根据改革的节奏,落实原计划而已。

这一调整方案显示,浙江方面认为高考改革大方向是正确的,只是根据浙江近年高考改革实践出现的问题做针对性技术调整,目标直指公平、学业负担以及新高考对教育教学秩序造成的干扰等方面的问题。

改革是一个不断发现问题并改进完善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发现问题非常重要。2014年新高考改革启动,浙江、上海先行先试,为全国高考改革承担着重要的探索的任务。2017年浙江上海新高考改革落地后,北京、天津、海南、山东4省市在浙江上海试验的基础上启动了又一轮的改革试验。2018年,湖北、江苏、重庆、广东等具有代表性的8省市大规模启动高考改革,但直到2019年4月,在浙江英语赋分风波过后,8省改革方案才正式出台。8省方案显然是全面汲取了此前的改革经验,尤其是浙江的经验与教训。

对比浙江方案与8省方案,我们会发现有很多相同或者类似的地方。比如赋分制度完全一样,比如都严格限定了学考时间,而限选物理,显然也是汲取物理选考人数下降的教训。当然,与8省方案相比,浙江在一些原则地方坚持了自己的方向,比如3选3,而不是3+1+2,这不仅仅是求稳,而是浙江希望在改革上坚持给学生选择权的理想。

2014年启动的高考改革是恢复高考制度40多年来最为全面彻底,也是最为复杂艰难的一次高考改革,浙江与上海为全国承担了先行先试的艰巨任务。坦率地讲,上海改革相对比较顺利,浙江则不同,遇到了很多艰难的挑战,出现的问题比较多。与上海相比,浙江考生人数较多,各地教育和社会发展水平差距较大,高等教育资源也不足够丰富,其复杂性在全国更具有代表性,这些基础情况也决定了浙江高考改革的艰难。事实上,从物理选考人数下降到赋分的公平公正性等,浙江高考改革都遭遇到了极端功利文化带来的尖锐挑战,如何坚持原来的制度设计,平衡制约功利文化带来的扭曲,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不仅需要在实践中找到解决的办法,更需要承担巨大的政治责任与压力。从这个角度看,我们都应该感谢浙江,从考生到家长,从教师到教育行政部门,他们是改革的先行者,但必然也是一些问题与挑战的承受者,没有这些问题的出现、暴露,我们又怎么会有后面方案的调整?

比如从3+3到3+1+2的调整。我们在制度设计上希望给考生与家长以充分选择权,在史地政物化生技(仅浙江有)中自选3门作为选考科目,选择自己最喜欢最擅长的,以体现自己的个性特点,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更多考生与家长的功利算计:如何才能拿高分,而不是喜欢什么,最后导致物理选考人数显著下滑,也才带来了后续一系列的调整,比如国家层面对高校专业选考目录的制定,甚至限制选择方案的出台。

6年改革实践,经历了诸多改革风波之后,浙江为了系统检讨完善改革方案,历经一年时间组织了大规模的改革调研。据统计,仅座谈会就举办了64场,访谈对象1100余人,线上调查回收有效问卷10万余份。在严谨的调研后,经过艰难平衡,才推出了这个调整方案。

坦率地讲,这个方案并非最完美的,一些人还有不同的意见,我本人就曾在几次调研会上表达过一些不同意见,但考生与家长以及其他各方面的需求与考虑不完全是一致的,决策者必须综合评估平衡。这个方案未来也还会遇到新问题,但这个方案可能是目前条件下最符合现实的一个方案。

高考是中国人最关注的,最难的事情,没有之一,高考改革的艰难与复杂性也就成为必然。2014年高考改革启动之日,我在人民日报曾撰文:高考改革需要宽容。今天,我还想再重复一句:浙江的高考改革更需要宽容!

作者:陈志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