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高校毕业季:用四天向四年大学告别

原标题:武汉高校毕业季:用四天向四年大学告别

“一想到要去武汉了,整个人变得话特别多。”阔别学校五个多月后,6月12日,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大四本科生李想踏上去往武汉的高铁,回到校园办理离校手续,“这是毕业前最后一次去武汉了”。

经历了五个月新冠疫情的挑战后,这座浴火重生的城市迎来“新生”。 5月25日,湖北省政府发布消息称,6月8日起,湖北省内高校可根据自身情况,安排毕业年级学生有序返校。6月1日起,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武汉高校纷纷发布返校通知。

据统计,6月8日开始的武汉高校返校季,超过75%的毕业年级学生具备返校意愿。他们从全国各地重返武汉,欢声笑语再次浮现在珞珈山、喻家山等地。

然而,今年的武汉高校不再有以往毕业季的全班大合影,同学之间亦不再大张旗鼓地畅饮、狂欢,往年暴雨中的毕业典礼也在今年变得安静起来。重逢武汉的“归乡”学子,需要在短短几天时间里,领取毕业礼包、办理离校手续、参加学位授予仪式,再看一眼老同学,再吃一顿母校的餐,和这座康复中的城市说声再见。

纠结而坚定的返校路

李想说,“回武汉”不是一个冲动的决定。有了返校“风声”后,她便一直在纠结。“不怕是不可能的,新冠肺炎夺走了武汉几千人的生命;但说不想念学校也是不可能的,武汉大学是我生活了三年多的母校。”

随着武汉疫情的降级、状况趋于稳定,李想决定“不留遗憾,圆自己一个梦”。就这样,通过武汉大学“智慧珞珈”小程序,李想填写了返校申请,并连续14天监测、上报体温。

随即,李想乘坐高铁回到武汉,她回忆,去武汉的前一晚都没怎么入睡,因为“很激动很激动,虽然已经很累了,但就是高兴得睡不着。”在高铁上的几个小时,李想一直在听和武汉有关的歌曲,有《晚晴》、《汉口》,也有武汉大学前几年的毕业歌曲《珞珈的孩子》、《离珈》。列车到站前五分钟,李想便拿出手机拍摄列车进入武汉的全过程。“大学四年,不知多少次从武汉火车站回家、返校,但从来没觉得这么有仪式感。”

“打了一辆出租车去汉口,专门去吃热干面。”阔别五个月,李想最想念的还是武汉的美食:小龙虾、牛肉面、鸡蛋醪糟、豆皮、鸭脖、糯米鸡……在同出租车司机的交谈中,李想意识到,这座城市正经历着涅槃后的复苏。“我记忆中的武汉特别热闹,人也都很活泼。但这次回来,火车站的店铺有的还开着,有的已经关了,人也变得深沉了。”

正式返校前,李想到武汉的医院做了核酸检测。“24小时出结果,武大可以为我们报销一次核酸检测的费用。”李想介绍,全体返校同学都需接受核酸检测。

收到返校的通知后,武汉大学水利水电学院藏族小伙旦增赤列决定回学校看看老师和同学。“特别想念学院的副书记,他是我大学生活中一位熟悉的长辈,我课程上、学分上有问题的时候,副书记都会和我谈话,帮我找到原因、解决问题。藏族重感情,我想在毕业之际,回去看看包括副书记在内的老师们。”就这样,旦增赤列下单了从拉萨出发、成都转机飞往武汉的机票,全程需要近一天的时间。


西藏小伙旦增赤列从拉萨返回武汉大学校园,向学院副书记、辅导员送上哈达。学生供图

“自4月中旬开始,班群里就开始流传返校通知。直到6月1日,才正式发布了最终版本的返校通知。”6月11日,在北京的医院完成核酸检测后,家住北京的华中科技大学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本科毕业年级学生张雅萱踏上了自驾返校的旅程。

“进入武汉那一刻,我太激动了,因为这是武汉啊。”张雅萱说,当周围的亲人、朋友得知自己要回武汉时,都认为她很勇敢。她上次离开武汉是2019年12月31日,“当时刚刚完成国外学校为期一年的交换,回华科参加了毕业论文的开题答辩,就匆匆忙忙回家了。”张雅萱没想过,再次回到武汉已经是五个月后,她将许多物品放在了宿舍,电脑、画笔、夏天穿的衣服……

自驾返校的12个小时里,张雅萱最期待的还是见到学校的老师和同学。“根据学校的返校安排,每个宿舍最多同时回去两个人,每个人在学校停留不超过三天,所以我见不到全部同学。”

校园里的变化让李想记忆深刻。“学校原来有一条小吃街,在宿舍附近,我们戏称它为‘枫园CBD’,返校后发现它不开张了。”返校后,李想的生活也在发生变化,武大要求返校学生每天早上、中午进行两次打卡,即时报告体温。每晚八点,学校会进行晚点名,以确保学生在宿舍的安全。

独特的毕业典礼

张雅萱说,校园里最大的变化,是植物更多了。“砖缝里都冒出绿芽,比以往的华科更有生机。”

最让她难忘的是,在这个特殊时期的毕业季,华中科大大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依然为每个人单独举办了毕业典礼。“每位同学办完离校手续后,随时可以到学院礼堂内领取毕业证书及学位证书,院长就在礼堂内等候我们,我们拿到证书后,走上台接受院长拨穗,并和院领导合影。”

张雅萱介绍,学院前前后后约有300名同学接受了院长拨穗。她还注意到,院长连续几天都在礼堂内等待学生,没有学生来拨穗时,院长就在礼堂内办公。“在礼堂内我们也不摘口罩,全程戴着口罩完成的学位授予仪式,格外有纪念意义。”

而华中科技大学物理学院本科毕业生向记者介绍,他们毕业仪式就在宿舍楼下举办。“宿舍门口搭了一个小场地,学生们不扎堆、不聚集,由院长帮我们拨穗、完成学位授予仪式。”


张雅萱全程戴着口罩,走上舞台接受院长“拨穗”,完成了属于她的毕业典礼。学生供图

华中科大的毕业餐也为每位学子保留。“我们每个人的饭卡上都多了100元钱,用于自行去食堂选择毕业套餐。”张雅萱介绍,按照学校的规定,领餐时需注意排队间距,学校提倡将食物打包带走,回到宿舍食用。“学校也提供了堂食条件,要求一人一桌、同向进餐。”

在这个特殊的毕业季,旦增赤列在收到武汉大学赠送的按照学生尺码定制的学士服和一套包含纪念章在内毕业纪念礼物外,他还为他的几位老师送上了一份“毕业礼物”。“我为学院书记和我的两位辅导员老师献上了哈达,‘献哈达’是我们藏族经典的仪式,想在离别之际,表达对老师们的谢意、敬意。”

简化离校手续,与母校快速别离

“与武大、与武汉的告别猝不及防,仿佛这四年像是闯进人生的一段错觉……谢谢你,武汉。”李想在她毕业论文致谢中这样写道。

用四天的时间与大学四年完成告别,有些仓促。李想说,“越发觉得选择武大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在这里生活几年后,感觉身体里注入一股百年珞珈魂。”临近告别,她最遗憾的是:大二、大三时,专注于在各地实习,错过了武大两年的樱花季。本打算大四这一年认真感受武大樱花,却因新冠疫情再次错过。

四天太短,李想需要反复考虑,“和朋友去哪些‘故地’,宿舍里的物品要带走哪些……思考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是最怀念的。”

六月毕业季来临,记者了解到,各高校为了减少聚集、简化毕业生离校手续,学生们在返校前,就可以在网上填写毕业生登记表,并完成部分离校手续。此外,学生从图书馆借阅的、因新冠疫情未及时归还的书籍,也可以提前寄还学校。

武汉大学水利水电学院本科生辅导员阿依谢姆·约麦尔这些天也在忙着和毕业生告别。“很多学生都是当天返校、当天离校,留给大家相处的时间特别短。”阿依谢姆说,学院还开启了专车送行服务,由辅导员、教师等开车把学生送到车站,完成“毕业送行”。

张雅萱说,她全部的毕业离校手续,只用了10分钟左右就办完了。6月16日上午,她收到通知,华中科技大学将全额退还全日制本科生、研究生2020年春季学期住宿费。

“真的要走了。”当天,张雅萱和同学与生活四年的华中科技大学最后告别。他们决定在武汉再逛逛。长江大桥上再现几位青年打打闹闹的背影,他们正在向明天勇敢地狂奔而去。

新京报记者 戚望

责任编辑:黄晓冬

赞 (0)